七星彩论坛图规

中国石油
首页 > 公告
年,在回味中期待
打印 2019-08-13 23:19:17 字体: [大] [中] [小]
年,在回味中期待

 编者按: 石化生产装置连续运行的特点,决定了我们的年有时避免不了要在岗位上度过。无论在岗位还是在家中,无论是探亲访友还是外出旅游,缭绕着我们情思和心绪的,是年的气氛、年的味道、年的记忆……年给了我们道不尽的话题:年夜饭是丰盛的,年春晚是津津乐道的,本版围绕“年岗位、年夜饭、年春晚”系列报道,共同追忆年的情思和畅想,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年永远不变的主题是温馨、是共鸣、是未来……年岗位,那个光荣 刚到岗位,一声过年好迎面而至,是白班的小张在和我打着招呼,我也连忙和她说声“过年好,你们辛苦了。” “彼此彼此,你们更辛苦,大家都在吃团圆饭,你们还要守在工作岗位上呢。”一句话就戳到了我的痛处。那年我是第一次赶上大年三十上班,三十多岁的我已经习惯守在父母身边过年了。看了一眼表,15点35分,再有一个小时家里就要吃饭了,可我却在这里上班。磨磨蹭蹭换好工服,来到现场,轰隆隆的机器声又凭添了一丝烦躁,心里想的都是家里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因为一直盼着快点下班,所以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师傅看出我的情绪不对,赶紧做起了我的工作。 “给你讲讲我第一次在单位过年的情景,那一年我不到20岁,比你这时小多了。岗位上,大家带上好吃的凑在一起过大年。看不到春晚,就自娱自乐,不能和家人吃团圆饭,我们就一起“举杯”庆祝,吃饱喝足,和平日一样,巡检,挂牌。没有抱怨,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必须要坚守岗位,还有许多和我们一样的人,这也是工作的需要。” 听着师傅简单朴实的话语,我突然觉得此时在岗位上工作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我拿起工具包,检查针梳机、备好料、生头、开车,听着哗哗的针板声,看着一根根洁白的毛条被梳理成毛球,再看看一排排的毛球被打成大包,运送到全国各地,我感到我们挡车工作是如此的充实有价值。那个没有家人陪伴的“春晚”,我成熟了。(通讯员 林春丽)年岗位,那个悬啊 我上班后的第一个春节终于在我的翘首企盼中到来了。和我想象的有些不同,同事们见面后除了多了几句拜年的话,还是认真地进行着和平常一样的工作程序:班前检查、交接班会、班后会……

 “小李,刚才我巡检时看见贫液泵透平侧有点缺油了,你挂牌时别忘了去加点油。”班长老阎一如既往认真地安排着工作。

 临近23点,家属区的鞭炮声已经陆续响起来了,我在岗位过年的新鲜感早跑到九霄云外了,只想着赶紧回家吃饺子看春晚。 23点15分的巡检时间到了,我内心有两个声音: “做好当班的最后一次巡检,将岗位完好的交到接班人的手中!”“接班的人会认真巡检的,我趁这功夫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父母还等着我下班煮饺子呢!”最后我当真没出去挂牌。 交接班会上,接班人没查出问题,在窃喜中我刚想骑车回家,班长叫住了我,问我最后一趟牌是不是没挂,并指出我所在的岗位有个罐液位高,如不及时将液位降下来,可能导致压缩机跳车这一严重后果,他在巡检时发现这个问题并处理妥当了。 为了不伤害一名新员工的自尊心,他没有在班上批评我,而是在路上对我说:“坚守岗位、按时认真巡检是你的责任,今天即使侥幸没什么事发生,但你要是抱着这种心态对待工作,工作最终会抛弃你的!” 班长的一席话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为岗位员工的责任,如果真因为我没巡检而发生压缩机跳车事故,我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通讯员 李娜)年岗位,那个乐啊 记得去年的1月22日,年三十儿午夜11点30分,我推开动力车间集控室的门,“琳琳,新年快乐!来,吃糖……”即将下班的李雪峰招呼我。  “真甜!峰哥,过年是不一样啊,比平时会心疼人了,知道我过新年还没吃糖呢,给我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 李雪峰笑呵呵地回答:“这是今天厂领导来慰问年三十儿的在岗员工,给我们的慰问品。看,还有大红包呢!” “真好,过年有红包,一年都能顺顺利利!”集控室里,大家你言我语讨论着。 运行四班的班员们在接班后,将糖果和花生都留给了我们,说要把新年的幸运与甜蜜传递下去。那时已经将近零点,新年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虽然有不能陪在亲人身边的遗憾,但是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我们,仍让集控室里热热闹闹,年味十足。 热电厂新建7、8号炉正值调试运行阶段,班长孙树杰在接班后,召集大家去打扫8号炉除尘器卫生,虽然这项工作很辛苦,但是大家没有一点怨言,跟着班长干了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清扫工作,比平时的效率还要高。 打扫完卫生,回到集控室,摘下防尘口罩,一个个大花脸呈现在彼此眼前,班长看了下手表,1点15分了。他没来得及洗脸,就赶紧从储物柜里变出一个足有一米宽的大红“福”字,得意地举到我们面前:“怎么样?这大‘福’字一贴,咱们集控室多喜气!” 7号炉司炉助手赵雪男踩着椅子,有些吃力地将“福”字举到墙壁上方,刚要贴上,我赶紧说:“雪男,倒着贴,‘福’倒了吉利!” “吃饺子喽!”老师傅国都将热乎乎的一大袋饺子从微波炉里拿了出来。“来,都吃几个饺子,我这可是包了钱的,谁吃着今年发大财!” 那个年夜的集控室里,欢乐蔓延……  (通讯员 魏琳琳)年夜饭,特别香 我的老家在伊春,离大庆不远,可有时候一年也回不去一趟。年夜饭的时候,妈妈总是张罗着做那些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一边准备一边说:“你看你都胖成啥样了,不减肥可不行了!”一会又自言自语:“自己在外头这么多年,这孩子都瘦了……”菜端上来了,“尝尝妈这手艺退步没有,有没有你在饭店吃的好吃?”神态满是希冀得到我肯定的回答,我呢,早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 欢乐充满着整间屋子,厨房中“叮叮珰珰”的声音夹杂着亲人们七嘴八舌的询问,小孩子在屋里追来追去,一不小心打碎了什么东西,“碎碎平安!”又接着玩耍了!我安闲地躺在床上,随意姿势。这样的气氛充满魔力,让我满是疲惫的身体仿佛立即舒服起来,心情难得的放松,家就是这么个充满活力又让人内心平静的地方。 去年的年夜饭是我们“小字辈”做的。肉块切大了、鱼炖糊了、菜炒的火候不够了……这都不是事!关键是老人们喜欢,喜欢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在厨房吆五喝六的样子,说着满口他们听不太懂的新奇词汇。他们之间则谈论着这帮“孩崽子”小时候的趣事,笑得合不拢嘴,没人会在意菜的口味。孩子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生儿育女,这才是他们最在意的。这饭吃得就是这个平安团圆。今年的年夜饭,我不能回家吃了。我希望我的亲人们不要因为我的缺席而遗憾。我会告诉他们:“我在大庆挺好的,身体也不错,忙过这阵子,我带着媳妇一起回家给你们拜晚年!” (通讯员 徐亚欧)年夜饭,挺重要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春节永远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哪怕远隔千山万水,哪怕囊中羞涩见底,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回家过年。如果因为某种原因,实在没有办法回家,那这一年的除夕夜里,独自一人在外漂泊的那份凄凉将会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释怀,甚至在多年以后谈起这件往事,往往还会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中国人重视传统,重视节日,更重视过年。在鞭炮的此起彼伏声中,全家人围坐在一起,热气腾腾地吃上一顿年夜饭,那种感觉是任何五星级饭店都无法比拟的。其乐融融之中,觥筹流觞之间,灯火阑珊之处,满满地流淌着的都是幸福的时光,亲情的味道。 年夜饭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顿饭。就算再节俭、再会过日子的家庭主妇,在这时也会将平时舍不得吃的食物毫不吝啬地端上桌来,仿佛辛苦了一年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似的。但是在从前那些物资匮乏的年代里,所谓好吃的东西,也只不过就是一些现在看来司空见惯,早已经吃腻的肉类食品而已。 我们这些70后,虽然没挨过饿,但真真切切体会到“馋”的感觉。小的时候,一切商品都是计划供应,国家会按照每个人的年龄、职业等基本情况按月供应一定量的粮食。一个小红本本里,寄存着全家人赖以生活的资本。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细粮,平时吃的大多是高粱米饭、大碴子,难得一见白面馒头、大米饭。 一晃30几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活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年夜饭的餐桌上,鸡鸭鱼肉早已成为配角。就是这样,年夜饭对于我们味蕾的刺激也早已失去了“高粱米、大碴子”时代的诱惑。 年夜饭年年在变,它折射出我们民族的富强和安康!可无论是穷还是富,年夜饭里的那股浓浓 的亲情味道却始终没有改变,那是联系全世界中华民族的一种不变的味道! (通讯员 王磊)年夜饭,有“味道” 我从小在山东长大,8岁那年才回到妈妈身边。 记得那年春节,妈妈异常高兴,从小年就开始张罗,烀肘子、熬皮冻、灌香肠,家里那口大锅每天都冒着香香的热气。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妈妈特意买了新碗筷,姥姥说,家里添新人,就要在这一年添碗添筷子,表明是一家人。那一桌白底蓝花的瓷碗,让我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终于盼到过年,一大早,妈妈就开始忙乎,我则围着妈妈问这问那,不时讨来一口好吃的。妈妈说,年夜饭要八个菜,四凉四热,图个好彩头,四平八稳;不能吃鸡,否则一年都“唧唧歪歪”;一定要有鱼,还要大个的,因为不能吃完,要年年有“余”……年的味道,就在妈妈的讲述中,一点点印在记忆深处。 在北方,饺子是年夜饭的重头戏。那一年,妈妈包了白菜馅的饺子,白菜谐音为“百财”,饺子状似元宝,意味着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之后的年夜饭,妈妈包过芹菜馅的,让我们一年都勤快;包过韭菜馅的,韭菜割过一茬长一茬,告诉我们不畏困难,跌倒了再爬起来。不管包什么馅的,妈妈都在饺子里放几块糖,吃到了,那一刻的幸运就会伴随一年的成长…… 前几年流行到饭店吃年夜饭,也和妈妈商量过,让她歇歇。妈妈说,年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依然坚持亲力亲为。 现在,我的孩子也已渐渐长大,也和我小时候一样,一会儿围着妈妈问这问那,一会儿拿着好吃的跑来跑去。 写到这的时候,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今年,跟妈妈学做年夜饭,让我的孩子,只要过年,就会想起妈妈的年夜饭,想起妈妈的年夜饭,就迫不及待地回家过年。  (通讯员 刘建华)年春晚,我成长的伙伴 “春晚”1983创办,而我与春晚得从1986年说起。 敌不过我们姐妹三个历时半年的央求,爸爸终于在1986年春节前夕买了我家第一台彩色电视机,结束了到邻家看电视的时代。当时我13岁。 如今,我的宝贝已经12岁了,和她不同的是,我当年对春晚的热切盼望和焦灼的等待。仿佛年夜饭总是做得那么早,吃得那么快。为了不让我们“钻进”电视里,爸爸规定我们坐的位置要远点,我们姐妹三个时常会为谁挡了谁的视线而拌几句嘴。 在学生时代,春晚是我文艺生活的“恶补”,堪称“盛宴”。虽说舞美、灯光远不及当下,没有那么多的“SUPER STAR”闪亮登场,但“经典”并不比现在的少,我当时最喜欢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还有姜昆、唐杰忠的相声。而我同学的姐姐最喜欢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据说也上了2013年春晚的节目单。 不明白我女儿怎么被IPAD施了魔法,她无法像我的少年时代与伙伴们疯狂地玩耍,她只能在虚拟世界里游戏吧。 她看不看春晚我真的很难说。虽说在网络时代,不与春晚直播同步,亦不会错过精彩,但我仍不会错过和全国人民一起倒计时,聆听新年的钟声,“发射”我的新春祝福。 《我要上春晚》《春晚直通车》为普通人提供了上春晚的机会,就连我女儿所在的大庆广电艺校舞蹈班也曾向春晚发起一次冲击呢,她们的《快乐的大脚》踢踏舞,如果在全国少儿舞蹈大赛获得金奖,就有望参加春晚,孩子们都卯足劲,但最终只获得了银奖,与春晚失之交臂。 春晚于我,是一起成长、共同经历的。它刚刚30岁,就已经成了播出时间最长的晚会,创造了吉尼斯世界记录。这个13亿人口的大家庭而举办的盛大演出,今年我仍不会错过! (通讯员 孙亚娟)年春晚,我的“年夜大餐” 春晚,就像是一道年夜“大餐”,从1983年开播到现在,已经整整30年了。 春晚对于我,更像是个伙伴,与我一同成长。 小时候看春晚,没有太多感觉,三十儿晚上,除了吃年夜饭、放鞭炮,就是跟着大人一起看节目。 长大后,把春晚看作是每年除夕之夜的一份享受,盼着喜欢的笑星早点出场,知名的艺人唱出 “绝唱”,偶尔拉下几个节目,大年初一必看重播,反复“温习”。 喜欢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他们的作品源于生活,朴实又现实,笑料不断,为春节增添喜庆。 也喜欢宋祖英,王菲脱俗的气质,天籁般的声音,一出场就让人眼前一亮。 最近几年,资讯更发达,信息传播更快了,人们的文化底蕴和欣赏水平更高了。一台晚会要满足全国观众的口味,显然众口难调。或许是先入为主吧,春晚在那个文化生活匮乏的年代闯进了我们的生活,抢占了除夕的黄金档,也抢占了我们的心。 如今的春晚融入了太多的高科技元素,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让观众直呼过瘾,可节目却难免有鱼目混珠的感觉。 即使观众褒贬不一,但仍旧乐此不疲,春晚依然是全国观众除夕之夜的“保留”节目。 可无论怎样说,这就是春晚,跟中国的“年”一样,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节日。  (通讯员 孙晶)年春晚,我们自己演 过年喽!过年啦!看着孩子们对过年的期盼和欢喜,让我不由得绝望的羡慕。 30多岁的人,对于过年,无非一个累!但是,每年的“春晚”总是要看,就算是陪陪老人,看着他们的快乐,也是一种幸福。这也许就是这台晚会已经会成为咱中国人独特的“新民俗,新文化”,每年除夕夜必看的电视大餐的原因。 可是,去年“春晚”却成为我们这些在岗位上值班的人一种空空落落的期盼。 接完班,采样,做样,数据报送,一切按部就班,就好像过节跟我们无关。 19点30分了,就有人反复的看表,嘴里嘟囔着:“春晚就要开始了吧!”于是,话题就围着“春晚”转。“每年晚会,我们家最盼的还是赵本山的小品,一家人乐得跟孩子似的”,于志伟说。“我们家一到要过年,就开始猜今年的晚会由谁来主持,猜对了还有红包拿呢!”说“春晚”,各家有各家的喜好。 这时候班长王立明巡检完来到休息室,看到大家谈得这么热烈,就出主意,“咱们自己来演出晚会怎么样?就当是咱们班的‘春晚’!”“好!”这下子大家过年的劲足了,你来一段荒腔走板的歌,我就来首南腔北调的曲。 当过兵的白师傅气势十足地指挥我们一起唱“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哈哈,就有人乐得捂肚子,有人笑得拍腔子。 你看吧,甭管平时腼腆的,内向的人,都愿意在这台晚会上亮亮像。这样的“春晚”是我最难忘的。 过年了,给大家伙讲讲,让咱啊也跟着好好乐乐! (通讯员 郝艺)

 

2013-02-07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文由/gonggao/1293.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2016大庆石化公司醋酸采购招标公告上一篇:大庆石化公司2019年塑料厂编织袋临时计划用聚乙烯涂膜料(二次)招标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