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论坛图规

中国石油
首页 > 环境与社会
钢筋铁骨也“柔情”
打印 2019-08-13 23:18:38 字体: [大] [中] [小]
钢筋铁骨也“柔情”

这里是钢铁的世界,这里是焊花的海洋,这里是大乙烯“第一高塔”诞生的地方,这里是机械厂60%容器制造任务完成的“第一战场”。这里一直被人们称做“钢筋铁骨的世界”,然而,当我们真正走近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走近这些一年只休息7天的人,你会发觉,这份坚强与执着的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铁汉柔情”!

北国十一月已是寒气袭人,冷得人伸不出手来。可当记者走进机械厂容器制造车间的施工厂房时,一股滚烫的热浪夹杂着浓浓的灰尘还掺杂着呛人的焊接气味迎面扑来,各种容器制造过程中的噪音震耳欲聋,焊花飞溅中编织成一道“金色火线”。

“别看,不然晚上眼睛会疼的!”身边的于文忠一边拉我快速穿过这道“火线”,一边笑着对我说,“现在你知道为啥我们都说话 ‘大嗓门儿’、眼睛‘水汪汪’了吧!”

“吉祥二宝”随身带

“厂房里的噪音大,我们又整天和电焊打交道,时间长了,听力自然就差了,又怕说话别人听不见,这嗓门儿自然也就练大了!电焊‘打’眼睛更是常事儿,流眼泪不说,有时疼得整晚都睡不着觉,所以去痛片、草珊瑚,很自然就成了我们随身必带的‘吉祥二宝’。”于文忠一面淡淡地说着,一面习惯性地检查着一道刚刚焊完的焊口。

41岁的于文忠可是机械厂的“老劳模”了。参加工作20多年来,他一直没舍得放下手中的这杆焊枪。“真是有感情了,虽然每天一上班,就要扛上15公斤焊条,还要拖着四五十米的沉重把线,在各种狭险的施工部位攀援穿行,钻、爬、蹲、趴已成了家常便饭,说不苦不累那是假的,但当看到我们制造的大型容器出厂,看到大乙烯第一高塔傲然耸立的那一瞬间,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再苦再累也忘了。”说到这里,一抹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开去,让我真切感受到这个铮铮“铁汉”内心深处的那份爱企柔情。

“千层耳”上见真功

“焊接难度最大的就是这个‘千层耳’。”于文忠指着厂房中的两个“庞然大物”对记者说,“这个初馏塔是炼油常减压改造项目的第三大塔,直径5米,高40米,也是大庆石化历史上厂房内整体预制最大的一座塔。由于材质特殊,焊接工艺繁琐,一道焊缝就要用三种不同材质,从横断面看就像我们吃的千层耳一样。焊前必须要对焊道进行高温预热,然后进行不间断的焊接作业,施焊条件非常艰苦。焊接过程中塔身还要不停转动,焊工们就要不断调整焊接姿势,下班时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两个正在加工的“庞然大物”静静躺在厂房中央,20多名焊工正在塔内外紧张地忙碌着,焊花飞溅,像金色的瀑布映红了他们专注的脸庞。

冬夏“冰火”两重天

“为保质保量完成大乙烯和常减压的容器制造任务,我们干部员工每天从早7点一直干到晚上7点多钟。一年365天,只有春节时休息过7天,这已经是我们最奢侈的假期了。最忙时还要三班倒,可谁也没有怨言。”容器制造车间主任蔡立春告诉记者,“冬天,厂房里温度很低,焊工们往往是前面烤得一身汗,后面冷风吹得冰冰凉;盛夏,工人们在四五十度的密封容器里作业,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水人’,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采访结束时,记者与于文忠握手告别,他脱下厚厚的棉手套,记者注意到他的手红肿着,有几个关节都伸不直了。他厚厚的工作服上,那些被焊花烧出的大大小小的洞孔在冬日的阳光下格外显眼。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千疮百孔可是我们电焊工的‘特色工装’啊。”是啊,虽然他们的工服“伤痕累累”,可他们却用真情和汗水为大庆石化的重点工程穿上了最美的“钢铁外衣”!

2011-11-25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文由/huanjingyushehui/1263.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机关党委组织党员干部观看影片《建党伟业》上一篇:公司组织党委理论中心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