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论坛图规

中国石油
首页 > 名优产品
一百八十里通勤路
打印 2019-08-13 23:41:08 字体: [大] [中] [小]
一百八十里通勤路

轿货车行驶在前往青肯泡污水排放监测站的路上,离市区越远,秋末的荒凉就越近。满眼衰草似乎在提醒人们,要入冬了。曾经在电视新闻里对青肯泡污水排放监测站有一点了解,绿油油的芦苇荡,松花江一隅,几只“自由泳”的鸭子……几眼的关注,留下了不忘的印象——美!

“司机师傅,是不是快到了?”因为对目的地概念模糊,走了半个多小时,我猜想应该快到了。“还早,才走一半。”由于路况不好,车行驶得很慢,路程似乎增加了一倍的距离。“扶好了,前边就是‘搓板’路了,有的颠呢!”幸好司机师傅是青肯泡的“常客”,地形较熟,左拐右拐地避开一个个土坑。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放眼望去,人工修葺用来贮存污水的氧化塘与松花江相连,蓝天、碧水相映,天空中不时有鸟儿结伴飞翔。如果不是排放口处粗大的管子提醒,我还以为是到了龙凤湿地呢!

虽然已是初冬时节,青肯泡的景色依旧很美。

“很美吗?”一名中年男子边说边向我们走来,他身后跟着一条活泼的小狗,此人便是监测站员工老陈。

老陈名叫陈殿海,原本是水气厂污水一车间泵站的班长。因为监测站肩负着公司环保重任,需要敬业、有责任心,又吃得了苦的人。两年前,车间领导将踏实、负责的老陈调派到青肯泡。就这样,老陈开始了他往返一百八十里的通勤路。没有通勤车的通勤路,折腾!老陈上班要坐两趟客车,再走上两里多地才能到达岗位。

由于氧化塘边空旷风大,老陈将我们带到他的住地——1公里外的公司污水排放监测站。

老陈他们的住处是一个独门小院,正中一栋砖房,两侧的菜园里散落着几颗上冻的白菜。屋内窄小的厨房摆着破旧的电磁炉和一小盆吃剩的白菜炖土豆,墙角一个硕大的水罐里储存着井水,供老陈生活用。因为这里的井水不达标,每隔十天半个月,厂里会运来几桶纯净水供岗上员工饮用。“赶上天气不好,车过不来,井水也照喝。”两年多,老陈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说起来很轻松。

里屋是两张床,一张桌子,一台旧电视……“您这儿还能上网?”一台“大头”电脑引起我的注意。“早坏了!”老陈笑着说,“这儿座机电话都没有,更别提上网了,我们与外界通信全靠手机。”

老陈每天工作是一成不变的。早上6点多,他都会准时到采样点巡检,查看氧化塘是否损毁,水质有无异常,并抄下仪器上显示的COD、PH值等数据,然后打电话给分厂调度室,一是报数据,二是报平安。

监测站用电归安达市电业局管,电路故障时有发生。断电不能立即恢复时,老陈就会借屯子里的手推车,装上煤气罐,推到采样点,用炉盘烤,使采样点室温保持在15-25度之间,以保证仪表正常工作。

“去年冬天嘎嘎冷的时候,有一次断电,整整断了30个小时,我一个人实在顶不住了,从周围屯子找了个农民兄弟帮忙,两个人轮流守着。这四外连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给我冻得啊,当时我就想,要是有辆车该多好啊!怎么也能挡挡风。”

老陈讲着,我认真听着。也许记忆里会丢掉太多他们工作的环节,但一个苦字,却印在了心里。

条件苦,工作苦都不算啥,最难熬的是寂寞。“偌大的地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宝宝就是我的伴儿,我到哪儿它到哪儿。”老陈抚摸着蹲靠在身边的小狗,满眼疼爱。“今年过年正赶上我的班,这三十、初一,都要跟‘宝宝’一起过了。”

与老陈相处大半天,我熟悉了老陈,也了解了这个远离市区的岗位。从小我便不喜欢送别,因为送别总是让人有些忧伤。但老陈坚持要送我们。车发动了,老陈跟“宝宝”站在风里目送着我们,车子离监测站越来越远,通过倒车镜,老陈和“宝宝”也在我的视线里变得越来越模糊,渐渐地,我只看到远处有两个小黑点……

2011-11-15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文由/mingyouchanpin/2126.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大庆石化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四川石化一体化外包业务装置维护和检修(生产五部、生产六部)服务合同——区域装置静设备保运项目的劳务分包项目二标段招标公告上一篇:特别策划:硕果满枝头